璀綻墨華—任敏繪畫中的氣蘊           由古典、具象走入抽象,從中土、美國融匯歐陸,執教於舊金山藝術系的任敏,從事創作至今所展現出活躍能量與前瞻變革的藝術成就,不僅榮獲義大利佛羅倫斯國際現代藝術雙年展的金獎,並為其贏得海內外的高度評價,知名藝術史家沈揆一即稱譽任敏的實驗性作品為中國水墨傳統擴展出全新的潛能。          實際上,任敏起先係以油畫為創作媒材,至2000年後方回歸於中國藝術,這段期間也是其被指出作品已兼具國際水準且成熟化的嶄新階段。本次展覽中的畫作,即是奠基於此而蛻變產生。近似抽象表現主義式的風格,趨近於如康丁斯基所言「自然的內在精神層面」或馬諦斯所聲稱從物體外部形態解放藝術固有真實的範式,代表著創作者於繪畫傳統中所進行對客觀世界形摹的消融。          任敏的繪畫嘗被比擬為「流體」,無論就風格樣貌或發展歷程,皆可見其充滿動勢且不拘於常象—既是風格上的「溢態」,亦是跨界的「越形」。其作品雖以抽象為形式,卻非純粹立基於西方,藉由滴漏、飛濺和噴灑等技巧,呈現出彷若是中國畫論所述「畫意不畫形」的境界。是以畫作題名既有如〈甲胄〉、〈銅牆〉、〈寰宇〉等對於實存物體及空間的敘述,亦有如〈游逸〉、〈流年〉、〈幽微〉等探索不可視狀態的描繪,皆是精神感知下心觀神會的外化表現。          中國哲學常藉指涉生命能量的「氣」來理解宇宙萬物的能量,畫史中被奉為圭臬的「氣韻生動」亦有異曲同工之妙。任敏透過流動性水墨表現出具有空間性、時間性、音樂性的作品,論者常將之與「氣」相作聯繫,強調其繪畫中潛藏的能量。任敏許多浩瀚磅礴的鴻篇鉅製,在在足以相互印證,甚者,這些畫直接表明係與「對撞與融合」、「聚散」等含義相關。於此狀態下,其畫作顯然並不止於音律性或情態上的「氣韻」,更像是將之化作為內在動能的「氣蘊」,從而迸發出創作者在描述對於時光潛流、生命氣息及意識之境的脈動。          抽象表現主義巨匠傑克遜‧波洛克曾以近似禪宗偈語的口吻說道:「我不害怕改變或者破壞藝術形象,因為繪畫有它自身的生命。我盡力使繪畫的生命力穿透出來。」任敏在其偶發性技巧上承繼著西方現代藝術道路的迴響,同時藉此反芻與革新,探索著自身存在、創作圖像乃至中國繪畫的另一種生命之可能性,此次「墨世繪」的作品,即能明顯展示出其宏偉的企圖心。 ...